寫手問卷 2017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末方》原創小說(ver. 9.0)

開頭:

  再死掉一年,末方村就能活下去了。
  這樣想是太過自負了,但江紫庭一直認為自己的死換末方村的生,是對誰都好的交易。砂石一粒粒在她細緻的背上磨來磨去,灰擠進肌膚裡,難怪有些癢。儀式上穿的服裝露出一大片背,阿柳說反正貼著石地板沒人要看,不要浪費布;她悄悄睜開眼,前來的村民都一瞬不瞬地瞧她;幾步之外五六個軍人站成一片黃綠的天空,像是阿柳從診所拿回來再細細磨成粉的藥,碗一朝下砸得江紫庭滿眼都是那個色彩。

結尾:
還沒有修到那裡哈哈哈。先放上修之前的版本,不過這會大改

  長生隧道的外頭是一片草地,中間總有一天會長出新的路,因為新的一天會到來的,天空又亮起來,在陽光之下,她看見他身周圍繞著粉紅色的氣息。
  她握住手心裡的那顆,是從屍體身上拿下來,又放進她的口袋裡的,他的心臟。
  他愈走愈遠。
  他再也沒有回頭。


最喜歡的部分:

  「什麼為什麼?那些人……」
  「他們需要我。」江紫庭停頓了一下,又說。「他們需要我。」
  她不知道自己是想對蘇宇朔,或者對自己說。但講完之後,傷口就不疼了。這還是很有效的,世界都能因此安心。蘇宇朔沒了笑容,她伸手想碰碰他的嘴角,用沒受傷的那隻手,但蘇宇朔將她拉向自己抱住。她的身上還有其他傷。真疼。他沒有鬆手,他說,我也很需要妳。
  江紫庭並不知道他需要自己什麼,她唯一的用處只有成為寄主而已。


===============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散文〈少女們〉大概是2016年中

開頭:
  看著里奈的時候你就知道她是不一樣的。
  她的眼通常往下,受到喊聲吸引卻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那樣瞄過,同時面對上萬條發散熱力靈魂的同時,螢幕投出她的每一瞬都是看著你的。你清楚她發聲時唇上每條紋路的伸展,你感覺自己也曾說著一樣的語句,氣音輕撫神經,音階敲在每個鍵的中心位置,你可以反覆播放有她在的任何片段,如同戀慕的儀式,慎重地將她刻在眼裡。


結尾:
  那聲音是你在歌唱。
  你唱里奈的歌是有點過熟了,「大人」這個詞由你吐出來並不合適,不過你不需要再為誰的夢負責,你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為自己留了一點。
  「……我們又是為何降生於此……」
  你看見里奈身上是整片整片的白,從方領延伸到袖口到腳踝,她在神壇之上,背是直挺的一支槍桿。她恰到好處地吻合從原石打磨出的光彩,她會帶著所謂夥伴走上巔峰,她是被神選中的。
  他們如此堅信。
  被神選中的她向著你奔來。

最喜歡的部分:
  你關掉那張十四歲的臉,在黑幕之上看見你的樣子。
  你突然想起第一次在眾人面前的自我介紹,打顫的麥克風讓你每個字都輕巧地落上地板,節奏卻沒想像中規律,你相信你的聲音極其平穩,雖然你始終不敢看最初的錄影帶,一直到它遭時代拋棄。你的白紗裙是唯一一件拿得出手的,壓在衣櫃底那麼久了滿是折痕,你燙也沒燙就翻出來套上,現在的你跟那時一樣陳舊不已。
  你把夢全都賣給了曾呼喊你的人,他們再也沒有回頭。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散文〈孩子〉大概是2015年底

開頭:
  我跟朋友說想生一個孩子時,他們的笑容裡總有一種含蓄的曖昧。

結尾:
  在我死掉之前,我想生一個孩子。
  我想要我愛它勝過自己,我想要它愛它自己勝過其他人。
  我想要它心裡,不會有個需要修補的孩子。
  我只是想而已。

最喜歡的部分:
  母親說她跟自己的母親感情很好,我覺得那都是騙人的。
  她喜歡說那個年代孩子不敢違逆父母,她喜歡說媽媽是上帝派來照顧孩子的天使,所以絕對正確。她的母親或許也這樣對她說,也許我也會對自己的孩子這麼講。我會說,我跟自己的母親感情很好;我會說,妳必須要被某個東西進入,而妳的人生才得以圓滿。
  如同母親說女人的生命要有個老公有個孩子才完整,而她沒有丈夫了、她不完整了、她緊咬著她與我的臍帶不放,她想要用力地愛我,她想要用力地抱緊她心中那個受傷的孩子。
  所以我在她的懷中窒息。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Free! 橘真琴x七瀨遙〈水之中〉2014/12/24
連結:http://y4spadeking.blog.fc2.com/blog-entry-40.html

開頭:
  今天是橘真琴跟七瀨遙交往一週年的紀念日。
  橘真琴起了個大早,趁著七瀨遙還沒來得及起床之前,先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陽光下七瀨遙的睡臉看起來朦朦朧朧的,長長的眼睫毛輕輕覆在眼下,清晨的微光把他的臉頰照得更加白皙。他在橘真琴懷裡縮著還抱著一顆柔軟的枕頭。橘真琴記得他們從前會一起躺在他家的地板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雖然絕大多數都是由他開口、觀察,並且準確地猜中七瀨遙的心思──那時七瀨遙也是抱著這樣一個水藍色的枕頭,身體微微縮起來靠在他身旁,有時用由下往上的角度朝他瞄了幾眼,又將眼神放回某個不著邊際的點上。七瀨遙也許什麼也沒想,但是橘真琴卻是想了非常非常多。


結尾:
  如同每次,在他從水的深藍包覆之中醒來相同,七瀨遙朝感覺是水平面的地方直直伸出手,毫不遲疑地,等那股強而有力將自己拉出水面。他的身體又重新獲得了水,逐漸飽滿起來,但指尖朝向的依舊只有一片黑暗。
  七瀨遙甚至無法意識到自己正在等待,只是持續緩慢地下墜,閉著眼失去所有力氣。那年他在河裡溺了水,也是這樣等著某個人在幽黑的水中發現自己,帶自己重回充滿氧氣的大地。耳邊響起了什麼他無法解讀,只知道那是兩個熟悉無比的音節,他三十五年的生命之中無時無刻不感受到的溫柔。

  他在等著。
  那是七瀨遙的意識消散之前最後一件思緒。

  七瀨遙永遠留在了水裡。
  而橘真琴再也沒有離開過。



最喜歡的部分:
(幾乎忘記內容了,剛剛再看一次還是滿喜歡的,這是不是代表我一點進步也沒有嗚嗚)

  海風突地強勁起來,七瀨遙睜開眼,露在外頭的肌膚都被沙礫打得發紅。這風的聲音愈發強大而低沉,似乎是某種住在幽黑洞穴、沉睡千年的野獸亟待甦醒。他微微睜開一隻眼,在模糊的視線中只看見一個張開了大口的黑洞以及圍繞著自己的上升溫度。透過某種方式黑洞急速地攫取七瀨遙身上每個細胞的水份,他率先感到喉嚨的乾渴隨後發現自己無法出聲,身體正以奇特的姿勢扭曲,他似乎踩了個空,明明是在平地卻發現自己快速下墜。七瀨遙瞪大了眼思緒裡只剩下水、水、水、水水水水水,他的水。
  他的橘真琴。
  七瀨遙躍進了海裡。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小說〈末方〉ver. 9.0

  她看著蘇宇朔還有自己的身體回到廟的入口。廟是斜屋頂的兩層磚樓,磚牆的底部被染成黑的,像暈開的墨附在上頭橫流,蟲子去死蟲子該滅絕的句子是浮游在裡頭的水痕,風吹雨打之後殘缺的文字倒也頗藝術;她的身體在平地拐了下,蘇宇朔趕緊又拉穩她。緊鄰著的蘇宇朔家更大一些,彷彿草地裡冒出唯一一株花,磚的色彩鮮亮不真實;窗框白亮白亮的,有時她會懷疑那上頭有沒有窗玻璃。他房間的窗口對著她閣樓的窗,這個高度有些奇怪,像是她家矮了一截。



小說〈瞳孔所見的真實〉 我真的超級不寫景XDDDDD勉強找到一篇國中時寫的

  那黑色的欄杆上掛著一個不相稱的小牌子:「上官。」宣告了它的主人。

  彷彿是電視劇裡才看得到的情形。那房子外觀富麗堂皇,在走進大門口之前還要先經過一條長長鋪著紅地毯的車道。光前庭佔地就不曉得幾千畝,更甭論那像城堡一樣大的住宅,外面漆成純白,似乎每天都有在補漆一樣潔白沒有任何髒污。外面看來似乎有五層樓高,等一走進裡面,才發現比想像中的來得更大、更寬廣。其中一間房間更不得了,那瓷磚亮得可以當鏡子使用,一張床是皇苓的床兩倍大,高貴的波斯地毯被踐踏在腳下,來來去去的人一點也不對它的價錢心疼。

  皇苓正在計算這豪宅大概要她工作幾年才買得到,一聲驚呼卻打斷了她的思考。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H文沒有相隔半年以上的所以這題跳過XD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不是生涯最甜,但我很久沒寫甜文了,先用這篇吧

短打-カノキド-眼鏡 2013/04/06

  「不需要透過什麼眼鏡,用你這雙眼睛,好好看著我吧。」
  她如黎明前夕般灰黑色的瞳眸對上他的茶色。
  カノ看著她細如彎月的眉毛、只會對他流露出溺愛與溫柔的雙眼、形狀好看的薄唇、誘人的鎖骨、柔順的墨綠色長髮、她被自己環住的腰──
  他用一隻手撫上了她的頰。
  她用手貼上了他撫上自己頰的手。
  「你看夠了沒啊……真是的……」
  カノ噗哧地笑了出來:「不行,還沒看夠──大概一輩子都看不夠。」
  「……煩死了。」
  話語被他強制中止的時候,他灼熱的目光終於沒有再盯著自己瞧了,至少這點能夠讓キド可以稍微不用覺得害臊――雖然,她有更值得害臊的事情,但是沒差了,反正他現在也看不到自己。
  畢竟接吻的時候,還是會習慣閉上眼睛的。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正在努力讓〈末方〉變成很痛的文章(?) ver. 8.0 在9.0可能不會放入此段

  「如果妳願意說的話,總會有人幫上妳的。或者,至少能讓更多人意識到問題。那麼,更好的世界就會到來的。」
  「更好的世界?」
  「有很多不同的身分、個性、外貌、性別和種族的人,大家一起和平共處,這樣的世界。」
  聽起來真是太好了,那絕對不是適合她的世界,那一定是外面的樣子。她不是適合外面的蟲子,她應該在儀式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是命運,但命運也不要她了。儀式是假的,神之子是假的,她一切的存在價值都是假的,連神之子都有無數個,她只是被拋棄的蟲子而已。她讓信徒失望了,那些取她的血的、用手撫摸她身體的、拿刀追著她的信徒,他們都死了,而她什麼也沒有做到。
  林若翎朝她伸出手,她的笑這麼高貴,一定是人類的笑。跟染不染蟲子病沒有關係,因為人類高貴得無庸置疑。就像用筆切開昆蟲身體的蘇宇朔,他把蟲腳一隻隻分離,整齊地排好。他說,我真像個人類。她說,對。蟲子必須接受蟲子的位置,她就是為此被生下來的。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動作戲至今也是非常非常苦手
〈末方〉ver.8.0 在9.0已刪除此段

  火牆在那瞬間熄滅,白煙蓋住了視野。蒙面人摀著眼睛,液體從指縫擠出來,剩下那隻眼裡跟手中都燒著火。他自煙幕之中衝來,手上的火向蘇宇朔扔去,被後者輕巧地閃過了。然而蒙面人並沒有放慢腳步,趁隙抓住他身邊的生靈手臂就往門口扯。生靈大叫,緊緊抓著李晞,李晞卻從她懷裡滾了出去。靈球在穿破另一個蒙面人的腹部之後在空中急轉彎,剛掃到綁走生靈那人的衣服就被火燒碎了。生靈張著嘴像是要叫喊,在身影消失之前卻是什麼聲音也沒有。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直至長風沙(又叫作〈青梅竹馬的那啥啥〉XD)〉是〈末方〉的ver.1,但是除了保留了三個角色之外其他什麼都沒留了,設定也完全不一樣。純粹想寫青春的青梅竹馬愛情故事,然後不小心寫了一對BL。
剛剛看的時候還是覺得一些地方挺不錯的(糟糕一點進步也沒有)


  他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傾斜,大掌伸向後面。蘇宇朔接棒的時候向來不往後看,因為那會減慢速度,但是他沒辦法,只能等著前一棒把東西交到他手裡再往前衝。
  他小小助跑起來,為了不要超過接棒區。順利接到棒的時候已經落了第一名的班級一點了,而他只是往前衝。
  「小曼加油!」
  「胖子衝啊!」
  跟前面的人的距離拉開了。
  杜冠雲喘著粗氣,接力棒被他握熱,步伐很沉很沉。
  「小曼快一點!」
  「要被追上了!」
  他感覺身後有人逼近。
  跑過轉彎區。
  第一名已經要撞到線了。
  杜冠雲踩在跑道上的重量狠狠地向自己回擊。
  有人跑到自己旁邊。
  要最後了。
  「杜冠雲!」
  是紀左清的聲音。
  他衝過終點。

  杜冠雲在那一刻很不合時宜地想起自己一直放在書包的那本小說。備受欺凌的胖子求男主角改造自己成為受歡迎人物的故事。
  他從來不看改造的地方,只看胖子如何被欺負。他沒有被霸凌,別人甚至連理都懶得理他,所以他也從來不覺得會遇到男主角那樣的人。
  他從來不覺得有人會願意幫助他,世界上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但是卻有人,至少至少,不喊綽號,永遠只叫他的名字。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當薪水小偷好快樂啊!看舊文好恥,但是好快樂啊!
我應該每三年來作一次這個問卷,然後就會發現自己什麼也沒有寫(O)

加油趕稿中。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