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整理02,アヤノの幸福理論後三篇以及伸太郎生賀

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短打整理02到0510

  ※注意事項:
  一、此為以自然之敵P(Jin)之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陽炎Project)系列為基礎的同人文,與原作、現實的人物、國家、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二、架空妄想注意。
  三、雖然本名漢字都已確定,但我覺得怎麼打怎麼彆扭(喂),所以在此還是統一用名字的片假名。
  四、CP應該有シンアヤ(?)以及一篇極短的カノキド
    
  正文下收。
01、アヤノの幸福理論後,因為超難過所以在捷運上自我腦補的短打。
原噗連結

  「集――合――」
  亮麗的黑髮與紅圍巾一起因為少女朝斜上方指的動作而飛舞起來時,就是要討論秘密作戰計劃的時候,孩子們清楚得很,這是他們每天都在期待的時光。
  因為アヤノ姊姊一定又會告訴他們很多很多有趣的事。跟英雄有關的、跟拯救世界有關的、結局一定是快樂的,卻令人想要反覆一聽在聽的故事。
  「好――」用力舉起手的綠頭髮的女孩、笑得燦爛的男孩與略微害羞的男孩爭先恐後地爭奪在她面前的那個位子,那個位子能把姊姊的笑容看得最清楚,那個笑容一定有魔法,不管多恐怖的事,看到姊姊的笑容,就覺得什麼事都能度過,這是他們心裡共同的秘密。
  「今天姊姊有很重要的事要討論!」
  アヤノ用手指輕輕放到唇上,漾起淺笑:「記得我說過什麼嗎?」
  「我知道!絕對不可以跟其他人透露作戰!」
  セト說完,三人都學著アヤノ的樣子做出安靜的手勢。
  「很好很好,那麼我可以放心交給你們了。其實啊,今天是要來選下一任團長的哦。」
  原以為他們會像平時一樣雀躍地開始討論起來,她卻只看到笑容從他們臉上褪去,成了驚恐或不解。
  「為什麼!」
  「我不要其他人來當我們的團長!」
  「誰能比得上姊姊?」
  孩子們睜著恐懼的眼盯著她瞧時,アヤノ略帶苦惱地搔搔頭。
  這叫她怎麼辦呢?
  頭腦不好卻充滿想像力的腦袋很快地想到了解答。
  「這個嘛,因為姊姊要去完成一個很艱難、很艱難的任務哦,所以這段時間,不能沒有人領導你們對吧?姊姊可不想看到我回來的時候你們亂成一團哦。」
  孩子們相互對望一眼,キド率先開口:「我們也要去。」其他兩人跟著用力點頭。
  哎呀。
  她笑了笑。「不行,這個任務只有我才能完成哦,所以,乖乖等我回來,好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心臟在顫動,這是她說謊的時候一定會有的反應。
  可是已經下定決心了,所以,不能再遲疑了呢。
  她靜靜地等待他們的回答。
  三人組再度對看,擔心在他們臉上一覽無遺,良久,キド才緩緩開口:「那姊姊,一定要回來哦,我們打勾勾。」
  望見三人認真無比地伸出小指,她不禁失笑。即使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他們卻永遠像個孩子。
  「我答應你們。」
  她用小指輕觸他們的小指。
  「還有啊姊姊,不要再說要換團長這種話了。」
  一直都沒開口的カノ直直地望進她的眼裡。
  「誰都取代不了妳。」
  「……謝謝。」
  眼淚快要不爭氣地流下來了。
  可是不行啊,一定要好好當這些孩子的姊姊才行。
  アヤノ轉了話鋒。
  「但是啊,只要好好把團宗旨記在心裡,你們每個人都是團長,知道宗旨是什麼嗎?」
  三人偏了偏頭,思考起來。
  「成為英雄拯救世界!」
  「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看見兩個男孩興奮得神采煥發地看著自己,她輕輕搖了搖頭。
  「仔細想想我說過的話哦。」
  三人再度絞盡腦汁,アヤノ姊姊說過好多好多溫柔的話語,到底是哪一句呢?
  她盯著他們認真的模樣,視線模糊起來。
  不行啊,這樣可不行呢。
  要好好,記得你們的樣子。
  全部的人。
  溫柔的、傻氣的,雖然對科學狂熱,卻深愛著媽媽的爸爸。
  總是充滿活力跟朝氣,卻又溫柔的媽媽。
  雖然跟自己一樣傻,卻很真性情,也比自己更勇敢的貴音姊。
  一直都裝傻,卻能體貼地注意大家需求的遙君。
  一開始很畏畏縮縮,現在已經能溫柔對待所有事物的セト。
  從無法表達自我,到現在能夠開懷笑出來的カノ。
  曾經想要消失的キド,現在也能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自己,說著明天如何如何了。
  還有,那個總是不敢說出真心話的少年。
  一定要好好守護著。
  對不起,還有,謝謝。
  是你們的愛,構成了能夠傻傻地、愛著你們的我。
  這樣的我,這樣的アヤノ啊――
  永遠也不會忘了你們的。

  當キド抬起眼的時候,她看見她眼神中的確信。
  「キド,知道答案了嗎?」
  「嗯。」
  「說說看吧。」
  她的眼裡閃耀著光。
  「要讓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幸福地活著。」

  那時候姊姊露出的笑容,他們永遠都忘不了。
  所以,為了將幸福兩個字教給他們的、最初的團長。
  今天也要,努力地活下去。
-------------------------------

02、アヤノの幸福理論後,對於師匠好感上升所以寫的東西XDD
原噗連結

  略微消瘦的男子眉頭深鎖,重重地呼出一口氣。指間夾的菸被抽到一半,微弱的火光忽明忽滅。
  他將另一手插進白色長袍的口袋裡,向後一靠,抬頭看向教室後方掛著的老舊鬧鐘。與此同時,學校的鐘聲嘎吱一聲奏出不和諧的曲調。
  教室的門被大力拉開,金髮少女的身形出現在眼前時他從她滿頭亂髮及香汗淋漓的程度明白她今天依然經歷了一番苦戰。
  「如月モモ,妳又遲到了。算了!先進來再說吧。」
  少女帶有歉意地低頭快速走到自己座位上,當然他可不會看漏她鬆了一口氣的神情,但他只是默默翻開教學大綱的資料夾,接著皺起眉頭。
  「這什麼?妳連作文課也要輔導?」
  モモ硬擠出了燦爛的笑:「這個……那個……」
  對此,ケンジロウ只是搖搖頭,向下一瞄被規定好的作文題目,拿起白色粉筆就唰唰地寫起來。
  「幸福的理論」
  「題目是這個,說來比較適合妳的應該是『我的家』這種小學生等級的作文題目吧?……不要用那種表情瞪我。紙在這自己拿。」
  對於如月モモ哀怨的神情他視若無睹。不過老實說他覺得這題目本身就可笑又難寫,只是因為學校規定而他不得不遵守――他可不想被理事長罵。
  幸福這種東西根本看不到又摸不著,只不過是腦內物質產生化學反應罷了,真不懂為什麼這種適合詩人無病呻吟的東西會被當成題目,特別是還用了「理論」這詞,他可不覺得幸福可以算是一種科學,這根本是玷污了他神聖的科學領域。
  感情這種東西,也不過是化學物質反應下的副產品而已,沒有存在的必要。
  確認モモ正專注於她的作文而不時發出哀嚎,他熄掉了菸蒂,將自己辦公包中放得最隱密的文件翻了出來。
  這個傢伙,是第幾個實驗品了?
  已經沒有心力去計數,因為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幾個成功而已,能符合要求的白老鼠也愈來愈少。老實說,如月モモ不能跟其它人一樣突然消失,她的能力反而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到現在還在觀察。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他的計劃?
  ケンジロウ按按自己皺起的眉頭,又習慣性地搔搔頭――他的白髮在這幾年內愈長愈多,不過也沒差了,因為沒有人會再在邊幫自己打領帶時,邊提醒自己要注意身體。
  那個他心目中最美的女人,已經不在了。
  即使過了這樣久的時間,她燦爛的笑容、她說話的腔調、她的所有,他依然無法忘懷。
  他曾後悔過沒有多花時間陪伴他的妻子,直到他開始研究不老不死的能力後,他才又振作起來。
  如果有不老不死的能力,死而復生也不是不可能。
  他一定會做到的,為了這個目的,犧牲多少人都無所謂。
  實驗品是不需要投入感情的。
  他抬眼看向如月モモ,後者已經開始陷入苦惱狀態,把頭髮又抓得更亂,咬著一支筆而紙還是空白的。
  對了,這傢伙,好像是十六歲對吧?
  誰的笑容誰的聲音誰的模樣猛地占據自己腦海時他發現自己有些發冷。
  アヤノ自殺的那年也是十六歲。
  她當年也跟她一樣,因為頭腦不好所以來參加暑假講習,她也總是無法在學業上得到好成績,為此而難過不已。
  即使如此,她卻永遠都笑得開朗。
  而兩年過去了,他依然不明白那樣樂觀的女孩為什麼會選擇從頂樓躍下結束生命。
  身為一名父親,他卻從來沒有瞭解過自己的女兒。
  真是失敗啊。這樣沒用的自己――
  所以,他一定要讓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回來。
  不管要他犯下多骯髒的罪都一樣。

  意識回到現實時他才發現モモ站在眼前,偏頭看著自己。
  「……寫完了嗎?」
  「對啊,老師我叫你好久了呢!」
  ケンジロウ接過那張寫了沒幾行的紙,看了幾眼,與她相望無言。
  「妳……給我認真一點!」
  咚地一聲,他的拳頭敲上她的腦袋。
  「好痛!我很認真啊!」
  「這連小學生看了都會笑啊!錯字錯到完全不是日文啦!」
  モモ撫著頭淚眼汪汪地看著他。
  「我是寫:『幸福的理論:一、能吃自己喜歡的東西;二、能做自己喜歡的事……」
  「那個形式根本不是作文了啊!還有這個比小學生還不如的願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還沒說完啦――」
  「夠了!給我重寫!」
  モモ轉身逃到他的拳頭到不了的地方,拿起自己的作文紙,大聲地念出來:
  「三、能夠對自己所愛的人,坦率地說出『謝謝,我愛你』。」
  那一瞬ケンジロウ突然覺得自己的喉頭被什麼哽住而竟一時發不出聲。
  他緩慢地收起高舉的拳頭,盯著她燦爛的笑顏,很慢很慢才擠出一句:「……今天就到這裡吧。」
  モモ跟アヤノ的笑容在他眼裡重疊在一起。
  啊啊,他如天使般純真的女兒,她那年十六歲,她也是一樣傻傻地說出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這樣的話。她也有一樣燦爛的笑容。她也一樣是個可愛又美麗的女孩子。她丟下了自己,可是她一定進了天堂。她總是體貼自己。她總是獨力完成很多家務。她還會在自己太累而趴在桌上小憩的時候幫自己蓋上外套。她――她――她――
  「父親,」
  她笑著,略帶害羞的笑容。
  「謝謝,還有,我愛你。」
  然後她就死了、她就死了、她就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
  アヤノ。
  我為什麼,那時候沒有看出妳的悲傷呢。
  我為什麼沒有抱緊妳,說「我也愛妳」呢。
  ケンジロウ低下頭,揮手示意因為注意到他的怪異而想來關心的モモ趕快離開。直到門拉開又關上的聲音響起,他緊繃的神經才鬆懈下來。
  他第一次為了過去他做過的實驗感到罪惡。罪惡感沈重得令人窒息。但他無力消除。
  那些孩子的家人,也跟自己遭遇了同樣的悲哀,為什麼自己從來沒考慮過呢。
  他女兒的離去,就是他的報應。
  他看了眼那份實驗用的資料,沒幾秒就將它塞回包包深處。
  今天沒辦法繼續了。
  眼鏡鏡片髒了。
  不然他的視線怎麼會被酸蝕得模糊不已。
  他的心臟,怎麼會這般劇烈地疼痛著呢。

--------------------------------
03、為了改變氣氛而打的カノキドXDDD
原噗連結

  茶髮少年在撕下昨天的日曆紙後仔細地盯著今天的日曆瞧。
  「キド――今天宜嫁娶耶。我們結婚吧。」
  「……可以啊,你嫁我娶。」
  今天被綠髮少女不小心折斷的那支筆也跟其它同伴的屍體一起躺進垃圾桶裡頭。

--------------------------------
04、伸太郎生賀(其實是當天用十三分鐘打完的,噓)
原文連結

  「我啊,今天,還是將妳牢牢地記著了。」
  握在手裡的剪刀止不住地顫抖著,與喉頭的距離愈來愈縮短。
  那個高亢的試圖阻止自己的聲音早就被拋在腦後,自己滿腦子只想著:現在就要去見妳了、現在就要去見妳了。
  這一次,一定會緊緊地抱住妳。
  對不起。
  所以,再等我一下--


  藍髮的電子少女突然穿出螢幕時他看見那身影跟黑髮圍巾的她重疊朝著自己敞開雙臂。
  人的溫度緊緊纏繞著身軀時他落下了兩年來第一次的淚水。

  「シンタロー君,如果能喜歡上明天,就能夠安心了呢。」
  她的笑容在眼前花一般綻開來。

  「ご主人様你這個笨蛋!」
  剪刀不自覺掉落的時候她看著自己再也無法忍住眼淚。
 
  「笨蛋尼特哥哥!生日快樂!」
  從房門外突然闖進來的妹妹一臉困惑地看著他一人靠著床鋪坐在地板上像個小孩一樣無法止住哭泣。

  「エネ……?哥哥……?」
  他抬起頭,無法回應妹妹疑惑的眼神。
  最後還是螢幕裡的電子少女沉默了幾秒後猛地大叫出聲:
  「妹妹桑!妹妹桑!ご主人様剛剛居然強迫我做羞恥的姿勢拍照啦!」
  「什麼!剛剛居然還想幫你慶祝生日的我真是個笨蛋!」
  「……等等!慢著!モモ,不是這樣的啦!」
  他笨拙地擦去了淚痕,衝出房間之前,對電腦螢幕投去感激的眼神。
  回應他的是藍髮少女大力揚起的嘴角。


  是這樣嗎,原來明天,是值得期待的東西啊?
  沒有那傢伙的明天,還會有意義嗎?

  屬於人體的溫度,還殘留在身上。
  「罷了,都撐過這麼久了--」

  誰的笑容再度被回憶起來時變得清晰。

  再來是エネ、モモ,父親與母親。
  全部都,在眼前展露笑顏。

  如果明天不到來,怎麼能夠斷定,自己不會喜歡那樣的炎熱。
  只好正面迎戰了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