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一個CP、一個關鍵字以及五句對話

  同標題,河道上的風。

  包含カゲプロ、罪惡王冠Guilty Crown以及Axis Powers Hetalia。
  一切都是同人創作,與本家、一切現實中的歷史、國家、人物、事件沒有關聯。


  原噗連結
  正文下收。


【カゲプロ】

カノキド/雨傘

  不論晴天雨天,跟他一起撐傘好像已經變成定律了。
  「キドキド--我又忘了帶傘了,一起回家吧?」
  「キドキド--怎麼突然下起雨啦?借我撐一下吧!」
  說著「我的傘不夠大啦。」於是溼了半邊的她的肩膀與他的肩膀。
  今天是大晴天,習慣性地撐起傘遮陽時,熟悉的他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地傳來。
   「キド--」
  「……今天是晴天,你應該給太陽曬一曬。」
  不聽話而依舊擠進窄小的傘下空間的カノ笑得跟那天的陽光一樣燦爛。

  --明明是為了遮陽的,為什麼她覺得全身的溫度更加上升了呢?


遙貴/釘書機
  她對他的痴狂好像已經滲透進日常生活之中無法分離了。
  「貴音,你有釘書機嗎?」
  聽到他的聲音就會讓自己心跳加速,為了避免他看到滿臉通紅的自己,貴音迅速地打開書包翻找起來,再用極快的速度遞給他。
  只是她沒想到那傢伙會笑著將一疊紙往自己眼前遞上。
  「……你幹嘛?」
  「幫我--」
  那個笑得露出潔白牙齒的傢伙一臉無辜。
  「……你這個人啊……」
  雖然對著他抱怨卻還是乖乖將釘書機拿近紙張的自己果然是笨蛋一個。
  啊咧。
  為什麼一直釘壞……明明是這麼輕易的事情……
  緊張到手都在發抖了,害羞地無法直視對方的臉,愈近愈能感受到氣息。
  在第N次失敗之後他終於自行接過釘書機,喀擦一聲,完成任務。
  「--貴音原來,不會用釘書機啊?」
  對於他天真無邪的話語已經無力反駁的雙馬尾少女今天也在因為熱度而腦袋無法運轉的狀況下過了一天。


ヒビヒヨ/貓

  「跟貓比起來,我更喜歡妳。」
  他不知道當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是什麼表情,不過從ヒヨリ臉紅的反應他覺得自己可能難得投了顆成功的直球。
  「……笨蛋。」
  她放下那隻貓,她知道班上同學都聽見了,他知道他們開始喧鬧喊著男生愛女生,她全都不想管。
  「我喜歡狗。」
  ヒビヤ一愣。
  他一直以為……可是ヒヨリ不是常常抱著一隻貓的嗎?
  「咦?啊咧?但是……」
  「尤其是那種有褐毛、眼睛只注視著我的、煩人卻又有點可愛的小狗。」
  她看著他從疑惑到理解那種極度有趣的表情變化,不自覺爆笑出聲。
  ――要比投直球的話,她果然還是略勝一籌呢。


少年兵X薊/書

  他覺得真正的梅杜莎跟書裡看來的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說她跟他第一次見面時,他並沒有被變成石頭,相反地只是得到一句:「去幫我泡茶。」
  他直到乖乖地泡好茶送上時才發現自己如此聽話的事實。
  比如說她跟他稍微熟悉後,常常因為身高不夠而無法摘到樹上果實的她,現在只要一個眼神他就會自動爬上去摘下那些鮮美欲滴的蘋果。
  再比如他們開始交往後,當她說「我的肩膀有點痠,來幫我按一按。」或者「喂,這字怎麼唸啊?」他立刻就放下手中的事情奔到她的身邊。
  直到最重要的日子那天也是這樣的。
  那個總是任性又頤指氣使,卻永遠都可以被他找到可愛之處的女人,怎麼可能是書裡那種邪惡恐怖的妖怪呢?
  「嫁給我吧。」
  「你有沒有搞錯?是我娶你才對吧!」
  這點在他死前,他都深信不疑。

【APH】

親子分/蘋果

  「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再也不吃蕃茄了!我要改吃蘋果!哼!」
  今天也尿了床的羅馬諾因為被安東尼奧無惡意地嘲笑之下放出這段狠話。
  「蕃茄很好吃又很健康啊羅馬諾!對俺生氣就好了不要對蕃茄生氣啊!」
  完全搞錯重點的安東尼奧陪笑著,一邊抱起小小隻的他。
  「放開我啊混蛋!」
  依然笑得爽朗的安東尼奧則是開出除非羅馬諾乖乖吃蕃茄不然他不放開的條件。
  對著他大眼瞪小眼良久,最後投降的依然是嘟起臉頰一臉不悅的傢伙。
  「……我、我是因為我喜歡吃蕃茄才會答應的,才不是為了你!」
  「知道啦,俺也最喜歡羅馬諾了--」



丁諾/眼神

  「喲喲!挪/威,我今天又帶了好東西來!」
  那個狂亂飛舞的金髮朝自己耀眼奪目地奔來時挪/威總是習慣轉個身背對他然後開起無視模式。
  「挪--威!挪--威--」
  丹/麥手上拿著一本故事書--理所當然是他家出版的安徒生童話--持續以自己為圓心繞起圈來,不論他轉到什麼方向,他的眼神都會死死黏著自己。
  他真是太小看了對於對方不屈不撓的毅力。
  通常屬於北/歐氣息的優閒的早上就會以丹/麥說不膩的童話故事開始,而以他要求一個擁抱或是一個親親被挪/威一拳揍過去為結束。
  他說到一半的時候會停下來,用期盼的目光盯著自己瞧,等待自己哪怕只是一個字的回應。
  「--所以王子跟公主從此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家的故事總是用這種方法作結尾,那種只能說服小孩子的愉快結局,比起以黑暗著稱的北歐神話實在是幼稚得太多。
  「為什麼又是這個結局?」
  那是自己難得一次對於他不厭其煩的童話故事提出最長的問句。
  然後他看見他睜大了眼,表情是看到什麼饒富新鮮感的事物一樣興奮,他仔細地思考起來,最後他抬起眼,眼裡滿是肯定:
  「因為我們現在,正在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啊,挪/威。」

GC

綾瀨X鶇/OK繃

  「……為什麼會受傷?」
  輪椅上的少女一臉嚴肅地對眼前的人伸出手,示意她將腳上的傷口給她看。
  貓耳少女低著頭我見猶憐的模樣似乎不起作用,雖然百般抵抗最後還是只能服從地伸出腳。
  「綾瀨姊,對不起……」
  「與其說對不起,不如好好照顧自己。」
  綾瀨熟練地替她消毒、抹藥,最後貼上OK繃。
  「鶇這麼漂亮的一雙腿啊,應該好好珍惜才對。」
  貓耳少女知道對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底會有多麼巨大的悲哀,愧疚感瞬間湧上。
  注意到她異樣的神情,綾瀨笑了出來。
  「我沒有別的意思,鶇,別擔心。」
  --我的輪椅啊,可是我的個性呢。
  她今天也是這樣自信地笑著。
  那份永遠能吸引她目光的自豪。

集いの/花繩
  他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看著自己花費了好幾個月心血剪輯出的影片,她說:「好漂亮。」她澄澈的雙眼成了自己眼底印象最深的風景。
  他記得獲得王之力後他的怯懦膽小差點害死了全部的人,只有她在自己逃避著世界的時候對於他那句「祈,我真的可以相信妳嗎?」給予了肯定的答覆。
  他記得當他被世界拋棄、斷了手臂殘廢般絕望地盯著眾人時,只有她跳了下來,「集--」大聲呼喚自己的名字。
  就算到了最後,她依然是自己最強的武器,也是決心身為孤獨的王的,他唯一的皇后。
  「解開吧。」
  她纖細的手指上纏繞著紅色的細線。
  他看著她鮮紅的雙眸櫻花色的髮絲或是石榴色的雙唇,她的紅是他永遠都要刻在心裡的痛。
  他沒有接下她的花繩。

  緊緊相擁的時候他只是又想到了她在月下高歌的模樣。
  比現在覆蓋住他倆身軀的紫色結晶更加璀燦的她的身影。

  「對不起,我無法解開它。」
  那種像是親手斷開妳我紅線的行為怎麼可能做得下手呢。
  讓妳一個人孤獨地代替我死去這種事,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失去意識前他隱約聽見了她的歌聲。

  結晶碎裂後永遠地散在風裡。

-------------------------
  這個風真的各種好玩www希望大家不嫌棄ww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