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三十題之一:牽手」カノキド

  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牽手」カノキド
  
  ※注意事項:
  一、此為以自然之敵P(Jin)之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陽炎Project)系列為基礎的同人文,與原作、現實的人物、國家、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二、時間大約是在第一集小說之後,沒有看過的諸親慎入。
  三、雖然本名漢字都已確定,但我覺得怎麼打怎麼彆扭(喂),所以在此還是統一用名字的片假名。
  四、CP是カノキド(鹿野×木戶)或者是キドカノキド(喂),自我流捏造有、角色崩壞可能有,請三思後再往下讀。
  五、這是來自噗浪上正流行的同一個CP的三十題第一篇:牽手,所以真的只有牽手而已(炸),每篇應該不會有關聯,可安心分開食用。
  
  正文下收。
  -----------------------
  
  キド其實不太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臉上總是掛著笑的狐狸眼少年就闖進自己的生命裡,身為孤兒的兩人以及セト生命共同體般一起生活著也過了一段長長的歲月。
  眼下的情況其實不太適合她開啟回憶跑馬燈,但人的腦袋就是如此奇妙,渴求時無法憶起的重要的瑣碎的一切,總在不合時宜的狀況下衝擊過來擋也擋不住。
  而很不幸的是身為團長的キド與她所屬的目隱團正在進行第N項侵入計畫,熟悉的、擺滿實驗設施的建築內部卻與她記憶中迥然不同,畢竟離開也是有好一陣子了。
  想起那些身著白衣的科學家進行的實驗她還是會感到反胃,血沫橫飛的少年少女或是偽裝的世界末日帶給實驗體的無以名狀的恐懼,她也曾是其中一員,那種痛根植於心底拔也拔不走,午夜夢迴之中的驚慌感無法消除,即使她已許久沒有因為惡夢而必須睜眼度過漫長的夜晚。
  「呼……」キド深深呼出一口氣,想讓從腳底竄上來的不安稍稍緩解,她戴上耳機把音樂調到能聽見周遭的人聲音的大小,樂曲緩緩流淌進腦中時她感到一陣輕鬆。這歌曲其實並沒有治癒的效果,反而是首能令人不自覺想開始舞動的快歌。她已忘了為何這首曲子對自己而言有這般重要性,如同カノ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也變得不可或缺。
  不,那喜歡看色情雜誌的傢伙怎麼可能對自己很重要。
  飛快把竄進腦裡的奇異想法去除,キド發現自己愈是想集中精神在作戰上就愈是無法停止回憶流淌過腦海之中,彷彿她不及時抓住那些東西就會從她生命中消失不見,而那是她相當恐懼的事情。
  肯定是自己跟カノ被分在同一組的不幸造成了這一切,說也奇怪,身為團長的她應該是有權指揮分組事宜,但為了避免天然呆マリー跟傻大姐モモ在一起,セト跟シンタロー接下了負責分別照顧兩女的責任,而エネ自然是跟著シンタロー,於是乎被標示為「剩下的那一個」的カノ就笑嘻嘻地往自己靠過來然後因為那表情而被自己賞了一拳。
  「キド……キド……」
  說起來這一切孽緣肯定是一種詛咒吧,但カノ本人似乎不在意那些拳腳攻擊,該說他是太沒神經還是根本被虐狂?
  「キド!」
  「嗯?」正在想的對象聲音突然出現著實讓キド嚇了一跳,當然她是不會表現出來的,尤其是在カノ面前。
  「哦!妳居然會發呆耶,真是不可思議!」カノ做出一個發現新世界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欠打,要不是他們正在以橫走的方式艱難地通過一條狹窄的通道,キド大概會毫不猶豫一拳過去。
  「我沒有。」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雖然キド知道這很大機率是徒勞,那個狐狸眼的傢伙總是能看出自己隱藏住的情感,正如同自己也能看穿他的笑容是真實或者用能力掩蓋住的悲哀。
  「啊,這樣嗎?」カノ又往キド擠過來一點,他靠在牆壁上的手已經貼上キド的手指,雖然キド很想叫他離遠一點,但現在這種像螃蟹一樣貼在牆上緩慢行走的情形實在是不能怪他離自己太近。
  兩人之間的停頓維持了大約十秒,カノ再度開口,依然是那種充滿笑意的語氣:「キド,我說過了喔,妳是不會消失的。」
  「啊?」對他這種莫名其妙爆出的一句弄得毫無頭緒的キド愣了一下,細想,她立刻了解對方將自己方才的恍神解釋作再度陷入對能力的不安中。
  這個笨蛋……
  「我知道。」早在她對カノ發出那人生中最恥辱、未來也常被カノ當作調侃話題的求救之後她就了解了,眼前的人有辦法拯救她自與生俱來的恐懼,而他也確實做到了那諾言。
  這也是為什麼她下定決心要拯救其他實驗體。她永遠無法忘記那個眼神永遠帶有邪氣與笑意的傢伙第一次認真地盯著她的雙眼,那份堅定比什麼都還要深刻地撞擊進她的心中構成無法想像的強大的力量,比耳機中流洩出來的歌聲更加能夠穩定她的不安。
  キド的手輕輕地握上了她的。
  回憶跑馬燈停在了一個鏡頭上。
  那張臉比起正在自己身旁的這個少年略顯稚氣,不變的是他臉上永遠的笑容。回想起來她那時也許是被他的能力所欺騙,因為那傢伙當時說出的話語有著連她也無法解讀的恐懼。
  他說,妳是不會消失的。
  他說,我絕對不會讓妳消失的。
  他跟自己一樣,也害怕自己總有一天會完全失去存在的痕跡嗎?
  自手心傳來的溫度成為暖流湧上眼眶,酸澀腐蝕了她的雙目幾乎快逼出淚水,キド用另一隻手將帽子拉得再低一點,她不想被カノ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
  她似乎終於了解為什麼カノ會對自己有如此重大的意義。
  跑馬燈再度開始轉動,這次的記憶是已經逃離實驗室的某個夜晚,カノ緊緊抱住她的時候キド被他弄醒,正想一拳呼上他的肚子,她卻驚訝地發現對方正在顫抖。
  他低聲說了些什麼在她的耳邊,如夢囈的低喃。那時她才了解自己不是孤單地獨自面對消失的恐懼,他一直都在,甚至比自己更害怕失去她。
  他是,她的救贖。
  而她所能做的回報,也許就是告訴他,我還在。
  キド輕輕地回握住對方的手。她感覺得出來カノ僵了一下,但她並沒有勇氣轉頭確認對方是否跟自己一樣臉上滿布紅潮。
  盡頭微微透出的光亮因為キド想要避免カノ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而轉頭終於刺進了她的眼,看來目的地快要到了呢,キド揚起了嘴角。
  那抹光芒就像是她在確認了他的存在之後感到安心而終於出現一樣。
  溫暖而耀眼,像他的開朗他的可靠他的堅定他的一切。

                                        おわり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暴動)
難得的カノキド文!!!!!!!!!!!!!!精神糧食!!!!!!!!!!!!!!!!!!!
我終於不用自耕啦我終於不寂寞啦兄弟!!!!!!!!!!!!!!!!!!

嗚嗚嗚嗚嗚團長這種彆扭的傲嬌還有カノ的深層恐懼實在是(*^&%^&$^#*^^%^&%&*^*((講人話啦)
難得沒有家暴但果然還是好閃啊這一對──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