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以下包含本子些許內容,請慎入哦(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カノキド〈凍結的時間〉2013某月吧

〈開頭〉
  黑暗。
  感覺到自己的手似乎伸出去抓住了什麼,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某個軟軟的東西鑽進了棉被裡,也許是新帶回來的那隻貓?
  少女撥撥覆在額上的綠髮,將軟綿綿的東西用雙手抓起。
  貓的瞳孔因為受到驚嚇而縮了起來,茶色在黑暗中看起來似乎在發光。
  啊啊,只有看著這雙眼的時候,她才感覺到自己活著。
  要是一睜開眼,就又是一場無趣的夢境。
  她閉上眼,再也不想醒來了。
  就這樣在這凍結的時間裡活下去吧。

〈結尾〉
  還是等一場大雨吧。
  那總是突如其來、令人措手不及的──
  會發出嘈雜的聲音、使人煩躁不已的──
  無法讓自己停止去想的傢伙。
  キド坐到等候區的椅子上,看著電車緩緩行駛過去,看它開到世界盡頭,一直到再也看不清為止。
  什麼時候會下雨呢?
  不會下雨好像也無所謂了。
  如果陽光露臉了,我還是會看著窗外,思念著你。
  如同你永遠都找得到我一樣,我也會,拚命地去記著曾經活過的證明。
  不管重來多少次,我的選擇都是一樣的,カノ。
  一定會跟你相遇的。
  所以──
  就讓凍結的時間再度開始前行吧。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對不起,很多很多事。
  我想不起來是哪些東西,可是我知道它就在那裡,就在我伸手就能觸及的地方。
  太過在意自尊而對你無數的情感投以無視。
  或是吝於表達自己。
  或是寂寞的時候才想到你。
  或是總是沒辦法清楚說出你對我的重要性。
  或是,很多很多。
  像是你總有辦法投直球一樣,我也應該要更加坦率一點才對。
  在腦袋裡面演練了多少次跟你坦白心情的場景,想著你會如何回應以及我該怎麼應對,千次萬次,現實中的我卻怯懦得什麼都說不出口。
  說這些是不是早就失去意義了呢?
  我曾經以為就算自己不說你也會懂,但是現在,我卻非常後悔自己什麼也沒說。
  應該對你更加溫柔一點好呢?還是你習慣我用更激烈的手段對付你,假裝沒有發現你只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
  現在思考這種問題的我根本無法彌補些什麼了吧。
  連緊緊抓住你的手也做不到了吧。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カノキド〈感冒糖漿〉2012九月

〈開頭〉

  當開門聲後伴隨而來的是沉穩中帶著些許紊亂的步伐時カノ知道自己又再一次失敗了。
  縱使沒有見到那抹刻印入心的黛青色,他還是明白這時會敲門的是誰。
  「啊啊,キド做的早餐,吃不到了。」語氣裡滿是惋惜,充滿笑意地。
  來人的腳步頓了頓:「你如果乖巧點告訴我你的身體狀況,我可以考慮煮粥。」
  「嗚--」慣例裝出來的哭腔與撒嬌的態度。「沒關係キド如果能用嘴餵我吃藥,這種小病馬上就好了。」
  キド一直都明白那帶有調戲意味話語的弦外之音--他不想她為他擔心。
  那怎麼可能呢?她自嘲地淺笑,從她明瞭自己可能是此生唯一能看穿カノ騙術的人之後,為那傢伙慣性的逞強操心成了她的例行公事。

〈結尾〉
  他倆默默相望無言了許久,最後還是由カノ先開口:「啊,果然還是有精神的キド最好了呢,雖然沒有威脅性的キド也是很棒就是了。」他放下手中的早餐--一樣是粥,只是加了一些調味,他不想讓キド吃膩。
  「白痴啊你。」
  突然有一瞬間キド覺得自己似乎完全康復了,不知道是因為昨晚出了大量的汗還是其他原因。
  也許那傢伙正是她的感冒糖漿吧,還是不只能夠治咳嗽的特效藥。
  並且,只專屬於她。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突然想起來了,自己曾經如此深信著。
  無法忘懷,只是隨著長大漸漸不再回憶而已。
  忙碌的生活,或是假裝忙碌的生活,讓自己逐漸可以不再懷念過去,但它還是在,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不可能被抹滅,傷口也是,甜美的回憶也是。
  幸福也是。
  ──那麼,自己到底在怕些什麼呢。
  並不是像個笨蛋一樣深信「毀掉的東西絕對能夠重建回來」,那種事情說給誰聽都不會相信,更何況是有親身經歷過那樣無能為力的她。
  但是曾經有的美好回憶,不也一樣誰都摧毀不了嗎。
  這樣平靜的生活,如果會因為她的坦誠而改變--
  --也許能夠改變到更好的方向也說不定。
  自己從來,沒有考慮過這樣的可能性。
  總有一天,人生還是會自己達到平衡。
  不管那是怎樣的未來,不去嘗試,就永遠也不會知道了吧。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カノキド〈三十題之牽手〉20120815

〈開頭〉
  キド其實不太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臉上總是掛著笑的狐狸眼少年就闖進自己的生命裡,身為孤兒的兩人以及セト生命共同體般一起生活著也過了一段長長的歲月。
  眼下的情況其實不太適合她開啟回憶跑馬燈,但人的腦袋就是如此奇妙,渴求時無法憶起的重要的瑣碎的一切,總在不合時宜的狀況下衝擊過來擋也擋不住。
  而很不幸的是身為團長的キド與她所屬的目隱團正在進行第N項侵入計畫,熟悉的、擺滿實驗設施的建築內部卻與她記憶中迥然不同,畢竟離開也是有好一陣子了。
  想起那些身著白衣的科學家進行的實驗她還是會感到反胃,血沫橫飛的少年少女或是偽裝的世界末日帶給實驗體的無以名狀的恐懼,她也曾是其中一員,那種痛根植於心底拔也拔不走,午夜夢迴之中的驚慌感無法消除,即使她已許久沒有因為惡夢而必須睜眼度過漫長的夜晚。


〈結尾〉
  他低聲說了些什麼在她的耳邊,如夢囈的低喃。那時她才了解自己不是孤單地獨自面對消失的恐懼,他一直都在,甚至比自己更害怕失去她。
  他是,她的救贖。
  而她所能做的回報,也許就是告訴他,我還在。
  キド輕輕地回握住對方的手。她感覺得出來カノ僵了一下,但她並沒有勇氣轉頭確認對方是否跟自己一樣臉上滿布紅潮。
  盡頭微微透出的光亮因為キド想要避免カノ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而轉頭終於刺進了她的眼,看來目的地快要到了呢,キド揚起了嘴角。
  那抹光芒就像是她在確認了他的存在之後感到安心而終於出現一樣。
  溫暖而耀眼,像他的開朗他的可靠他的堅定他的一切。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對不起最喜歡的部分就是結尾(爆笑)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原創〈樂園〉20100720

〈開頭〉
  少女從空中墜下而大部分的路人視若無睹地走過之時許寧以才發現事情不對勁。她深吸幾口氣,想刻意不讓視線停留在地上臉朝上四肢成大字形、鮮血正源源不絕在地上擴散的墜樓少女,假裝在看其他風景接著走掉,最後仍是徒勞,誰叫那「東西」在她經過的時候用雙手撐起了自己爛碎的身軀抖了抖最後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許寧以停下腳步,無法抑制驚愕在自己的臉上蔓延。她看見少女若無其事地抹了抹臉把血跡抹掉──她的頭居然沒有爛掉──雖然這麼做似乎沒什麼意義,許寧以在那佈滿大片鮮紅的臉上只能清晰地分辨出她貓般圓亮的大眼。


〈結尾〉
  那場爆炸被校方解釋成學生偷偷做實驗發生意外,最後是怎麼處理的江梓庭不想知道。在那之後她沒有再跟許寧以聯絡,遊蕩的地方也從高中校園不知不覺變成了圖書室。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坐下來常常會有小孩子拿著童話故事書要求她唸,後來發現自己也許是不小心進到兒童圖書室,不過她並不討厭唸故事,還可以順便訓練自己說話能力。

  那一天她默默地關上童話書,那是個永遠的世界的故事,主角最後只剩自己孤身一人,靜待世界的終結。身邊的小孩問她怎麼不接下去,她只推說自己累了。

  小孩走了以後她抱著書躺下來,眼眶湧出一股酸澀,撐了一下才流出遲到的淚水,她不敢翻下去,因為她早已知道所有童話的結局。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她笑了,回頭,繼續狂奔。

  身後的人正在逐漸淡化但她毫無所覺,她想到那名墜樓的少女曾經問過自己夢想中的樂園是什麼樣子。

  那是還沒發生那件事之前了,她的回答是「有能承擔一切的『我自己』」現在想起來,原來她那時就懦弱自私得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來到這個樂園後,不論是第幾個「回合」的她,總是努力地想要主動完成很多事,那種自己終於可以獨力承擔事情的感覺真的很好,好得讓她想哭。

  所以,最後一次。

  讓她完成在前面無數的回合裡最重要的目標吧。

  許寧以推開通往頂樓的鐵門。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カノキド〈獻給你名為成長的夢境〉20130509

  最初,以他站的位置為中心點,放射狀延展出去的通道將自己包圍起來。雖然看起來很短,卻在盡頭處各自散發著不一樣的色澤,比起彩紅的顏色還要暗淡很多。他還在思考著該隨性挑一條路走,或是乾脆待在原地等自己醒來就好,一隻兔子就從自己眼前快速飛過。
  長短不齊的耳朵、毛色純白──如果他那樣也算是有毛的話──一個小小的圓形尾巴看起來很不牢固地黏在後頭,西裝看起來就是專門訂做給小孩子的款式,只有懷錶看起來成本稍微高一些,其它都像是拙劣的話劇道具。

---------------------------------
原創〈樂園〉20100720

  空曠的教室裡桌椅被層層疊住擋在門口,從門上的窗戶露出了一小截。窗鎖著,窗簾大部分都被拉上只有一點小小的空間可以看見裡面。門上小小的方框裡只看得到少女的背影。少女明明很嬌小那抹氣勢卻高大到她不敢直視。隙縫中隱約看得到耀眼的金,但大部分都被深黑給淹沒。裡面在說些什麼呢?有女孩也有男孩的聲音,她聽不清楚,自己的心跳聲已經大過了一切。

  許寧以吞了吞口水,腕上的錶顯示晚上七點零四分三十三秒。就是這個時間!明明是在夢裡她的心卻猛烈跳動。

  接下來發生的事快得她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是誰往樓下掉落是誰衝過去開了窗是誰讓瓦斯佈滿了整個密閉的教室是誰手上拿著火柴盒是誰點燃了火是誰的絕望眼神是誰的視線永遠緊盯著她不放是誰用發顫的身體奮力逃離是誰在那場大爆炸中生存了下來是誰是誰是誰!

  她醒來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已經滿臉淚痕。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カノキド〈眼鏡〉20130406

  她伸出手摘下了他的眼鏡。
  啊啊,他漂亮的貓眼對自己而言,果然才是那份吸引力的來源。
  「……キド?」
  「不需要透過什麼眼鏡,用你這雙眼睛,好好看著我吧。」
  她如黎明前夕般灰黑色的瞳眸對上他的茶色。
  カノ看著她細如彎月的眉毛、只會對他流露出溺愛與溫柔的雙眼、形狀好看的薄唇、誘人的鎖骨、柔順的墨綠色長髮、她被自己環住的腰──
  他用一隻手撫上了她的頰。
  她用手貼上了他撫上自己頰的手。
  「你看夠了沒啊……真是的……」
  カノ噗哧地笑了出來:「不行,還沒看夠──大概一輩子都看不夠。」
  「……煩死了。」
  話語被他強制中止的時候,他灼熱的目光終於沒有再盯著自己瞧了,至少這點能夠讓キド可以稍微不用覺得害臊――雖然,她有更值得害臊的事情,但是沒差了,反正他現在也看不到自己。
  畢竟接吻的時候,還是會習慣閉上眼睛的。


------------------------------
カノキド〈三十題之接吻〉20120816吧
  「──我會接受所有的你。」
  「開心的你、悲傷的你、生氣的你、嫉妒的你、吃醋的你、裝傻的你、可靠的你、溫暖的你,還有很多很多的你。」
  「我全部,都想知道。」
  「如果你討厭流淚,我可以陪你。」
  「如果你想要生氣,我可以陪你。」
  「如果你害怕煩惱,我可以陪你。」
  「但是,如果你說,你已經學不會笑以外的表情的話──」
  眼前的綠髮少女用手緊抓住斗篷,扯出了皺皺的痕跡,講出這些話似乎對她而言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那我,會努力守護你真正的笑容。」
  カノ看到她用嘴型說出了他的名字,接著她走向前,雙手搭上他的肩膀,將他扯了過來。
  她靠上他的臉,她的鼻息吐在他的臉上,她的眼睫毛像是蝴蝶翅膀撲撲地拍打著。
  她的唇輕掃過他的。
  他感覺她好聽的聲音輕輕騷弄自己的耳膜。
  「等你答應了之後,我們再繼續這個未完的吻。」
  幕落下,掌聲響起。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歪噗組〈CB的回歸〉20130516

  此起彼落的驚訝在路易之後接連爆發,他們彷如剛剛才上發條的人偶,現在突然地熱鬧起來。
  路易又率領大家往我餓虎撲狼般抱來時我只想著這些人果然一點都沒變。
  比如那傢伙還叫著:「喂喂!誰扯我的頭髮!世界第一黃金單身漢的頭髮價值連城!」然後對我散發出充滿費洛蒙的笑容――我從沒提醒過他要記得關好那招,尤其我倆都是男的――我還隱約可以聞到他蝴蝶牌古龍水的香味。
  沃克維持著將撲未撲的動作嗚嗚地哭了起來,原因是一直駐紮在他肩上的那隻貓比他快了一步先佔領了他的位置,他八成一方面在想著對貓羨慕嫉妒恨但又對我羨慕嫉妒恨吧。
  紐克利特面無表情地擠進我跟路易之間,貓尾巴從後方用力扯著路易的頭髮想將他往後拉,頭上的貓耳抽動幾下表達歡迎,但我只覺得賣萌可恥。

---------------------------------
歪噗組〈米生賀〉2012三月

  「米恩.雷.默里特……」
  那種咬牙切齒的腔調讓米恩動了想把路易嘴巴割開的衝動,但下一秒路易瞬間變成淚眼汪汪怨婦的行為卻讓他想直接砍了對方腦袋。
  「你這傢伙為了老婆才會來找我嗎!當年你跟依凜在我面前閃來閃去我都沒講話了!後來連紐克利特那傢伙也一個禮拜就奉子成婚!孩子長得一點都不像他就算了,更坑爹的是沃克那傢伙居然左擁右抱開後宮!我不忍說!我真不忍說啊!」路易很想學學他某個熱血友人抹臉,但發現手上的黏液甩不乾淨才作罷。
  這怎麼說得好像他見色忘友……好吧、也許有那麼一點點。米恩輕咳了一聲:「我以為『號稱』專情始終如一的黃金單身漢路易.安斯艾爾一個人也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才帶著我家那隻離開,不想打擾你呢。」
  更何況想起他那「左擁右抱」的另一位友人沃克,他就不免想為對方捏把冷汗。天知道要享齊人之福也是要付出代價的,比方說被無限上綱的N個男人糾纏之類,而且肇事者還是眼前怨婦狀的這個傢伙。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カノキド〈凍結的時間〉

  雨聲清脆地敲在棚子上,但是她可以聽見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聲。
  並不是沒有注意到她跟他的手還相握著,卻假裝不在意這一切,就讓它繼續下去。
  カノ,現在的我啊,好像永遠待在這裡也沒有關係。
  就這樣和你一起等到雨停的這種經驗,在過去並沒有發生過,所以也許我心中的某個地方,一直有這樣的期望呢。
  什麼都不說也沒關係,兩個人就看著雨落下、打在水坑上再濺起小小的水花就好,連秒針的走動也都聽不見了,強烈的鼓動在胸口裡高鳴著。
  劇烈跳動著的是你的心臟還是我的心臟呢。
  你會不會跟我想著一樣的事情、你會不會跟我同樣有著這份期望,希望雨不要停。
  一直下下去也很好。
  等到衣服都乾了,再跑進雨裡,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將自己弄得全身溼。然後繼續等,等放晴,卻完全不希望它放晴。
  這樣幼稚的、因為卑微的小小願望就能感到幸福的我,肯定是被你的笨蛋傳染了。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歪噗組〈CB的回歸〉

  終於陷入睡眠時睡姿不好的沃克將腳跨過我踢到另一頭的路易,路易不甘勢弱地想踢回去卻因為腳太長反而弄到米恩,一場電鋸對蝴蝶的大戰精采地開打時紐克利特旁若無人地跟沃克的貓玩了起來。
  「來吧米恩,我早就期待跟你決鬥的一天了!」
  路易做出攻擊姿勢,蝴蝶從他身後不斷飛出,看起來相當噁心。
  「對於你的精力旺盛我已經瞭若指掌,三招。」相對於擺好架勢的路易,米恩淡淡地比出了個三的數字,另一手裡的電鋸嗡嗡作響。
  「兄弟們我明天還有期中考啊啊啊――」
  沃克縮在房間的一角大聲慘叫。
  「哦哦!那現在Round 1――」
  奇異的興奮從胸膛中爆發出來時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成了裁判的角色。
  那晚我們五個像孩子一樣忘了時間只是打鬧著彷彿世界永遠不會終結。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シンアヤ〈愚人節短打〉

  「我喜歡妳。」
  那是期盼了多久才聽到的一句話呢?アヤノ突然覺得計算那些日子全都失去了意義,她只知道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
  「……是、是騙妳的!笨蛋!愚、愚人節快樂!」
  她笑了出來。
  但是這樣害羞地搔著臉頰,還不敢直視自己的神情,絕對騙不了人的。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除了斷句之外一點改變都沒有(爆笑)別說進步了!
  話說我這才發現以前就寫過無限loop的設定,然後其實カノキド三十題裡很多哏都被我重複使用到本子稿裡但是我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到底是怎麼回事(爆笑)
  要練打鬥戲跟寫景跟想哏啊啊啊啊啊!衝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