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三十題之二:親吻某處」-カノキド

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親吻某處」-カノキド

  ※注意事項:
  一、此為以自然之敵P(Jin)之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陽炎Project)系列為基礎的同人文,與原作、現實的人物、國家、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二、時間大約是在第一集小說之後,沒有看過的諸親慎入。
  三、雖然本名漢字都已確定,但我覺得怎麼打怎麼彆扭(喂),所以在此還是統一用名字的片假名。
  四、CP是カノキド(鹿野×木戶)或者是キドカノキド(喂),自我流捏造有、角色崩壞可能有,請三思後再往下讀。
  五、這是來自噗浪上正流行的同一個CP的三十題第二篇:親吻某處。
  
  正文下收。

------------------------------------
------------------------

  身為團長的キド向來都是團內最早起的人,除了擔負起叫喜歡賴床的成員起床的工作,更要在他們還沒漱洗完之前先把該做的早餐處理好,對這方面她向來是挺有心得的,要抓住團員們的心果然先該抓住他們的胃。
  當然以上這句奇怪的俗語來自身為她青梅竹馬的カノ所言。
  只是今天原本應該順利的早晨卻有些不太一樣。
  「嗚哇……キド早安……」揉著眼踏進廚房的嬌小白髮少女マリー對キド露出了純真的笑容,那微笑燦爛得顯示她昨晚肯定做了一個很棒的夢,但キド卻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我很早起,所以打算來幫キド的忙!」
  「呃……這、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不用跟我客氣啦──」マリー才向前邁出第一步,被桌角勾住的裙角成功地擾亂了她難得有的平衡感,在マリー正要倒下的時候キド適時地捂住臉不讓那慘狀盡收眼底。「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キド很快地就發現有時候逃避不是最好的選擇。
  當マリー的慘叫聲終於不再縈繞在耳邊時キド默默地拿開手,一臉驚慌的マリー正跪在地上,望著キド方才準備好放在桌上的早餐──原本應該是在桌上,為什麼現在會被摔到地上而且還剛好把自己的裙子給弄髒了呢?マリー呆愣的表情讓キド忍不住懷疑起她開始思考這樣天然的問題。
  「有沒有受傷?」把マリー扶起來之後キド順便拍掉黏在她身上的吐司,其實還有時間所以キド並不是很在意要重作的問題──頂多叫カノ那傢伙少吃一點。「妳先去把衣服換掉吧。」
  マリー倒是在預料之內地低聲啜泣了起來,什麼嗚嗚キド對不起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嗚嗚準備好的早餐都不能吃了嗚嗚嗚之類的話キド並不是很想聽仔細,好不容易將堅持擦地板作為補償的マリー好說歹說從地板上拉起來正要往門口推去,看起來像是剛進門的金髮少女立刻把場面搞得極為混亂。
  「哇,マリー發生什麼事了?」
  「別問了,モモ妳先帶她去換衣服。」
  收到團長的指示,モモ不知為何眼睛放光:「啊マリー喜歡什麼樣的衣服呢?我剛從家裡帶來了好幾件,有些是接完通告之後製作人說可以送給我的打歌服,很可愛哦──」
  「總覺得妳好像很沉浸在換裝遊戲的喜悅之中啊……」看著一臉興奮的モモ,キド忍不住說了句。雖然融入團內是好事但她融入的方向實在是有些奇特。
  「啊,高中女生不是都會這樣的嗎?跟朋友交換衣服穿!」
  「不,這樣的想法從根本就是錯的。」
  「沒關係哦,如、如果是モモ帶來的衣服一定會很好看的!」雖然講話還是因為害羞而有些結巴,但マリー看起來完全沒有剛剛還在哭哭啼啼的模樣,キド很想提醒她一聲モモ的品味異於常人,但想想マリー這不跟流行的萬年家裡蹲也許跟モモ的品味很合得來,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那好啊マリー現在就出發到妳房間!」
  「走──」
  才正要喘口氣慶幸自己終於能繼續早餐的作業,另一道精神飽滿的聲音立刻將キド從這樣的美夢中打醒。
  「妹妹桑,妳們好像在討論很有趣的事,我也要參加──」
  「エネ,妳根本不能換穿衣服吧!」
  原來如月兄妹是一起來的嗎……
  キド扶額,黑髮的少年跟他總是有用不完精力的手機病毒除了把場面搞得更加混亂應該也做不了什麼吧,她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
  「啊主人太過分了!是我也會有少女的夢想啊!穿著華麗的蓬蓬裙在晚會上翩翩起舞什麼的──」
  眼看著似乎無力吐槽的シンタロー,キド突然對他感到深深地同情,當然她若是繼續盯著對方瞧,對方大概會用一種相當驚慌的表情回望。她現在唯一的願望是能趕快完成預定的工作,於是乎她收回了眼神,想隨便找個地方瞧,而看向正在沙發上睡得很舒服的那傢伙。
  平常會戴起來的富有特色的洞洞帽似乎因為睡相不好被壓在他身下,金色的短髮像是被刻意抓亂,一手隨意地垂下沙發。越過胸口的手隨著動作輕微起伏說明了他還有呼吸,掉在地上的雜誌正好被翻到了尷尬的一頁:鬼片的宣傳海報上原本就足夠嚇人的鬼因為光線而出現了奇妙的扭曲。這寧靜而詭異的場景不知為何讓キド感到非常心浮氣躁。
  「喂,カノ!別睡了,快起來幫忙!」
  正開啟房間門的マリー硬生生地將腳步轉了個方向。
  「哇哇哇キド對不起我都忘了還是我來清理就好──」
  「不,マリー妳乖乖去換衣服。」
  「這時候就該交給我啦看我立刻上網搜尋最近最專業最便宜的清潔公司──」
  「別鬧了エネ錢要誰付啊!」シンタロー立刻對キド投來一個帶有歉意的眼神並且迅速蓋上手機,一手抓著モモ一手將マリー推進房裡,用力地關上房門。
  似乎還依稀聽得到「呀啊主人你進來偷看女生換衣服做什麼!」或是「笨蛋哥哥你快出去啦!」之類的叫喊,不過キド很慶幸耳機裡的音樂能讓那些聲音通通變成辨識不能的雜訊。
  寧靜的早晨再度來臨。
  躺在沙發上的カノ貓一般慵懶地撐開一隻眼睛,他坐起身,伸了一個懶腰,臉上永遠不變的狡猾的笑容跟直盯著她看的眼神讓キド有點後悔把他吵醒。
  「看什麼,還不快過來幫忙。」キド被看得有點不自在,好不容易將心中些許的慌亂平靜下來,她開口。
  「啊,我只是在想我似乎該說些什麼固定臺詞來搭配這樣的情景呢。」カノ站起來,不知為何キド突然有種他剛剛並沒有睡著的感覺,也許是那雙閃著奇異火光的眼看起來分外明亮吧。
  「什麼情景?」
  「穿著圍裙的キド手裡拿著平底鍋叫我起床。」
  她真的不該把他叫醒的。
  下定主意之後キド轉身決定鎖上廚房的門,清掃什麼的與其叫別人還不如自己來比較快吧,隔絕一切能擾亂自己步調的東西才是最好的方法。
  「啊等等,我想到了!」
  キド的動作停了下來。
  「應該是『老婆,今天早餐吃什麼啊──』……我是開玩笑的,真的是開玩笑的!嗚喔!」
  早晨的插曲就這樣在カノ的慘叫聲中劃下了句點。
  
  
  カノ其實並不是個習慣早起的人,但也許是因為昨天是個平靜的日子他多睡了點──根據他青梅竹馬的キド所言,他人生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在睡眠中度過──導致今天早上當他睜開眼時,只有向來早起的キド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著。
  他不可否認自己總是無可自拔地盯著對方瞧,看她熟練地翻鍋、裝盤;看她專注在每一件自己給自己擔下的責任;看她冷傲的背影看她尖銳的眼神看她難得流露出來的溫柔。他從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自己這樣神奇的嗜好,而他更發現自己樂在其中。
  欺騙他人雙目的能力避掉了被發現之後的一切下場,雖然他有點可惜不能看到キド生氣地朝他瞪來加上一腳或是一拳,但那種事如果常來的話他可不能保證自己能否活著看到自己長得比對方還高──啊,他可一點都沒有在意三公分的差距什麼的,他只是成長期還沒到而已。
  在別人看來他應該是睡到連雜誌掉地上摔出聲響都絲毫不覺的模樣,而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光明正大地將キド所有的模樣盡收眼底。看她偷偷更換護髮素或是拿著荷葉邊的裙子在鏡子前比的難得一見的模樣,看她沉浸在音樂裡彷彿世界只剩下她一人。這習慣是種毒藥,愈是想制止自己無禮的窺視他卻發現自己愈陷愈深,似乎這樣她就能只屬於他一人。
  マリー在意料之中打翻了早餐為接下來一串鬧劇拉開序幕,慘叫或是少女們興奮的言語或是制止聲或是不知為何歪了方向的話題都是這熱鬧而愉快的早晨一劑調味,雖然キド總是無奈地看著團員們再度擾亂她預定的行程,但她鬆緩的臉部線條或是柔和上揚的嘴角,全都表示著,她並不討厭這樣的情景。
  カノ很希望這樣的早晨能夠永遠來臨。
  沒有白衣科學家或是殘忍的實驗都市;沒有橫飛的血沫沒有少年少女的哭叫。只有白髮的少女又因為再一次地因為左腳踩到裙子或右腳勾到桌腳而絆倒,少年立刻衝過去牢牢接住,他的斗篷帽子因此掉了下來,黑髮在空中飛揚;手機裡傳出歡呼聲與口哨聲,手機的主人再一次無奈地制止,金髮的少女開心地綻出笑容,而綠髮的少女會將他從睡夢中吵醒,呼喚他的名字叫他快起來幫忙。
  他們只是,為了更多孩子們明日的晨曦而拚命著。
  カノ很怕有一天會連他們該來的早晨都來不及實現他們就已經閉上了雙眼,但是キド肯定會義無反顧地繼續戰鬥下去。
  如果那一天真的會來臨的話……
  他躺下,用歪斜的角度將那墨綠的飄揚的髮絲牢牢鎖進眼底,然後坐起身,看著對方用頗不自在的表情對他說:「看什麼,還不快過來幫忙。」
  只要妳開口,一定會為妳達成的。
  他呼出一口氣,很輕很輕地,接著再度揚起招牌的笑容:「啊,我只是在想我似乎該說些什麼固定臺詞來搭配這樣的情景呢……」
  
  
  今天的カノ非常奇怪。
  雖然キド向來都不覺得カノ可以用「正常」來形容,但他的確反常地乖巧,不論她命令他去做什麼,他完全沒有第二句話。
  該不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摔到地上撞壞腦子了吧?早叫他乖乖回房間睡……
  キド開始回想最近對他的下腹或是雙手的攻擊是否太過頻繁,讓對方突然收斂許多,雖然這也是好事一樁,但キド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踏實,就像該來的早晨一分一秒地被吞噬最後完全消失。
  「你今天怪怪的。」把第四份早餐擺好盤放到桌上時キド終於忍不住開口。為了不讓反常的他不小心切到手或是把美乃滋擠出盤子,這些事情她都一手包辦下來,カノ只負責清理地板跟碎掉的盤子,而他現在看起來就像被碎片割傷所以蹲在地上直盯著她看想讓她幫忙包紮一樣。「傷到手了嗎?我看看。」
  キド蹲下身,還沒抓起對方的手就感到重心一陣不穩,意識因為驚慌而空白時一股溫熱的感覺貼上她的唇邊,等反應過來時對方笑著的模樣已經占據她視線所及之處。
  カノ舔了下唇,舌尖上的白色相當引人注目:「哇,キド居然讓美乃滋沾到嘴角了,好像偷吃薯條的小孩喔噗──」
  キド將不久前才萌生的擔憂全數丟棄,這種笨蛋果然不可能有什麼焦慮期。她收回拳頭,將臉上對方造成的燥熱感拋在腦後。
  隱隱約約聽得到對方嘀咕了什麼「這樣的早晨若是能持續下去該有多好呢。」之類的話。
  也許在心底的深處,她也是這麼想的吧。
  キド笑了,很淡很淡地。

                                     終わ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