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三十題之三:玩遊戲」-カノキド

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玩遊戲」-カノキド

  ※注意事項:
  一、此為以自然之敵P(Jin)之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陽炎Project)系列為基礎的同人文,與原作、現實的人物、國家、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二、有第一集小說捏,沒有看過的親請慎入。
  三、雖然本名漢字都已確定,但我覺得怎麼打怎麼彆扭(喂),所以在此還是統一用名字的片假名。
  四、CP是カノキド(鹿野×木戶)或者是キドカノキド(喂),自我流捏造有、角色崩壞可能有,請三思後再往下讀。
  五、這是來自噗浪上正流行的同一個CP的三十題第三篇:玩遊戲。
  
  正文下收。

--------------------------------
  
  時針剛過了十一的位置,カノ用眼角瞄了眼身邊的キド,後者正專注於電視遊樂器的螢幕,敲打按鍵的節奏沒有一絲一毫的紊亂。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其實他也很想問問,只不過是今天下午他正百無聊賴地盯著全部破關的遊戲畫面,キド正巧經過,而他順口說了句「啊啊電腦都贏不了我,看來我果然是最強的啊。」同時他看見キド揚起一抹似有若無的恐怖微笑。坐下、翹起腳、拿起另一個遙控器,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キ、キド?」
  「不玩嗎?」キド不知為何散發出強烈的壓迫氣場,カノ突然覺得那時的她笑得就像要對他的側腹攻擊一百下,在腦袋一片空白之下他只能順從地點點頭。
  於是就成了現在的情況:連續幾小時的雙人對打格鬥遊戲他無不被キド猛烈而迅疾的攻勢對付,那血條掉得堪比金融海嘯襲擊時的股值。雖說比操作的話,常玩的他是絕對贏得了キド,但キド那像是一個禮拜沒睡熬夜趕死線小說家的氣場太過強大讓他在無意識下自動投降。
  戰鬥靠氣勢,他似乎開始有這樣的體悟。
  看著螢幕上的K.O.再度跳出來嘲笑他一次,カノ終於鼓起勇氣問:「キド妳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回應。
  再度試探:「生理痛?」
  沒有回應。
  「呃,我昨天做了什麼惹妳生氣的事?」
  依然沒有回應。
  沉默有時候比起任何情緒都能讓人心焦,這是這一晚カノ獲得的第二個人生體悟。
  思考良久,他再度開口:「做惡夢?」
  キド原先流暢的攻擊節奏猛地漏了一拍。
  カノ沒有再繼續接話,只是一個勁兒盯著螢幕上停止動作的兩個人物瞧,從那漏掉的一拍之後的三分鐘安靜得像是迎來末日前最後的安寧。他甚至開始覺得坐在身旁的キド只是個蠟像。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對方低沉的女性嗓音。
  「你還記得我們以前玩的捉迷藏嗎?」
  
  
  記憶中的那個夏天連建築物都能黏膩成一片汗水,但對孩子們而言,高溫並不能阻擋任何飛出門外的決心,幾個或熟識或初見的小朋友圍成一團,不論家世背景不論性別不論一切,只一招手,便如將軍登高一呼,只為了同個目的而聚集起來。
  綠髮女孩也在那裏頭,她眼裡溢滿天真而興奮的情緒,隨著一局局的猜拳愈加高漲的心跳終於因為幸運逃過不用當鬼的事實而平靜下來。她看著最後猜輸的金髮男孩,綻開一朵燦爛的笑容:「カノ你當鬼哦──」
  十秒的倒數很快就到達零的位置,キド只來得及跑到稍遠的一棵樹後頭,她輕輕喘著氣,直到一抹金入了眼,她立刻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響。
  她沒有發現自己的雙眼已在不知不覺中染上了鮮紅。
  那抹刺眼的金色無數次從自己眼前經過,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目光曾經投射在她身上。孩子們一個個被找出來了,遺憾或哀嘆的聲音她全都聽得見,有人說今天累了下次再來玩吧,其他人開始提議要一起回家或是要去哪裡吃些東西,附和的聲音此起彼落。
  直到那些聲音全都消失在遙遠的盡頭再如何努力也抓不住,她才發現耳裡只剩自己強烈的心跳。
  不知是緊張還是恐懼的冷汗浸溼了整個背整雙手整顆心臟,她想發出些聲音卻發現除了嗚噎著她再做不到其它。有什麼東西哽著順便奪走了她的聲音,也許也順便抹去了她在其他人眼中存在的意義。
  她發現自己沒有膽量去確定世界是不是真的只剩下她一個。
  好吧,閉上眼睛倒數六十秒,沒有人找到就回家好好吃一頓吧。
  她睜開眼,而自己還是一個人。
  再數三十秒,大家可能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對吧?
  數到零的時候她依然沒有看見應該出現的那抹燦金。
  真、真的都回去了嗎?
  某種不知名的情緒包覆住キド小小的身軀,很多很多年以後她才明白也許最接近的名詞是絕望。
  她深呼吸,告訴自己,再數十秒吧,這真的是最後了。
  十。
  咚咚,心跳聲強硬地奪去了任何周遭的聲響能夠存在的空間。
  九。
  她發現自己的呼吸愈發沉重,是快要令心臟負荷不了的重量。
  八。
  腦中浮現了那個男孩燦爛的笑臉。
  七。
  有種隱含著焦慮的奔跑聲由遠而近地傳來。
  六。
  她將雙手緊扣,放在胸口,彷彿這樣就能阻擋心臟跳出喉頭。
  五。
  什麼人在叫喊著什麼的聲音到了她耳中成了一團解讀不了的符號。
  四。
  她到底在期待些什麼呢?
  三。
  早就不該抱持著任何希望了吧?從一開始她就明白了。
  二。
  也許,正確答案就是──
  一。
  ──她從來,就是該消失的那一個。
  零。
  她再不敢睜開眼承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絕望。
  逃吧。
  三步之後,她與焦急地奔跑著的金髮男孩撞個滿懷,視線裡只剩下那雙像貓的眼。
  她抬起頭,小臉上爬滿了自己都沒發覺的淚痕。
  金髮男孩將她緊緊地抱住。
  「對不起,我來晚了。」
  
  
  當螢幕上再度出現他被打敗的訊息,カ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哇キド妳真的太狠了……」他唯一慶幸的是被打得趴在地上的那傢伙不是他本人。
  「好說。」
  カノ轉過頭去盯著她凝望著空氣中某個點的專注神情,幾秒之後他回頭,向後一倒,雙手撐在後腦勺,吐出慵懶的語調:「啊啊那時候的キド多麼可愛呢,哭著說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可是不要丟下我──嗚噢!」
  當接收到熟悉的肘擊時カノ才終於放下心來,這代表她心情已經好多了。如果還是沒有的話他絕對樂意再被她多打幾拳。
  他放下手中的遊戲搖控器,他很想問キド到底是做了什麼樣的惡夢,但若是她不想說,他便不問。
  一個輕輕的重量靠到他肩上,她的聲音細如蚊蚋:「我夢見那時候你沒有來找我。」
  他回想了一下:「沒想過找不找,只是覺得一定得找到。」
  也一定找得到。他沒說,他知道她理解。
  似乎是滿意於這樣的回答,筋疲力盡的她終於倚在他肩上沉沉睡去,對方稍微加快的心跳與熟悉的氣味都是構成她安穩睡眠不可或缺的因子。
  カノ盯著螢幕上重新開始的遊戲畫面良久。
  雖然那次捉迷藏他不算真正找到她、雖然這一晚的格鬥遊戲他也沒有贏過,但只有一件事他是確定的。
  在愛情這場遊戲裡,他有百分之百的勝算。
  他伸出手繞到她另一邊的肩膀,讓她往自己再靠近一點,而後閉上眼──不到三秒就被痛醒。
  「誰准你碰我的,白痴。」
  「嗚嗚キド好過份居然偷襲啊啊啊……」
                                       終わ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關於一秒獵奇

一秒獵奇

Author:一秒獵奇
呃,很廚,別問。

粗略分一下
是第幾個相遇的人呢
他們曾留下了足跡
腦內碎碎唸
你在找些什麼呢?
與人緊密相連
ASK
Plurk